第4章 有夫之妇_凤凰门林江顾心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4章 有夫之妇

顾心雨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大胆,将手放在这个男人的面纱上。

        她的直觉告诉她,自己这样做,这个男人不会怪罪自己……

        只是,当她看见这个男人递过来的古玉时,手颤抖了一下。

        一边是接过这枚古玉,一边是揭开他的面纱……

        顾心雨忽然展颜一笑,松开面纱,接过了古玉。

        这个男人不肯露面,肯定有他的原因,既然他不愿意,那就算了吧……

        只是顾心雨不知道,自己接过去的,是一块何其尊贵的东西……

        林江这时候,慢慢地离开了。

        等顾心雨反应过来,林江已经走远了。

        “哎,我们以后还能再见面吗?”顾心雨忽然喊道。

        林江的脚步站住了,他微微点头,再大步离开。

        顾心雨的心,一时间有点温暖。

        不过她马上摆脱了这种温暖,看了看古玉,将古玉深藏起来。

        她心里又泛起酸苦,自己,已经是有夫之妇了……

        那就把这块古玉,藏在心底吧,它见不得人……

        林江走远后,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这个叫顾心雨的女人,冷的时候,令人难以靠近,暖的时候,却又令人难以离去……

        吴风等在黑暗处。

        林江一边换回原来的衣服,一边冷漠地说道:“有什么事情,明天说吧。”

        吴风点头,“少主,那,明天我能带我的上头过来见您吗?他们都是您爷爷的心腹。”

        林江点头,“你记下我的手机号码,明天下午三点,时间你定。”

        说完手机号码,林江便离开了。

        吴风脸上激动万分,第一时间,向诸位大人物报告了这个事情。

        这一晚,华国多人,彻夜难眠。

        林江走回酒店的时候,心思坚定。

        爷爷临走之前,让自己多历红尘,远离凤凰,他完全是为了保护自己没错。

        自己也本来想这样做,安心娶妻生子,做一个平凡之人。

        但是,林江自己也没想到,一夜之间,自己的观念,被一个刚刚认识的女人改变了。

        是这个女人的眼泪,教自己读懂,原来逃避是最懦弱的行为。

        自己的妈妈,惨死在自己怀里,自己的爷爷,身受重伤,这几年生不如死!

        那些人高高在上的样子,自己片刻都忘不了!

        既然逃避无用,那么,凤凰林家……

        我来了!

        酒店内。

        陈芸芸和顾磊终于从那一千万的巨款中回过神来。

        不过,他们第一反应不是为顾心雨高兴。

        陈芸芸愤怒地朝顾心雨骂道:“我就知道你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究竟在外面勾搭了什么人!让我们得罪了黄少!”

        顾心雨满心想的还是刚才那个神秘的男人,没有理会陈芸芸。

        顾磊这时候说道:“不过,吴老为什么今天会出面?还有刚才那个一直没说话的人是谁?难道吴老上面还有人?”

        陈芸芸撇嘴,“哼,刚才你出去了没看见,我们把吴老请过来,吴老以为我们戏耍了他,于是他面子过不去,硬要主持婚礼。后面的事情,估计让吴老觉得黄少不买他的面子,所以带人过来砸场子,他交代让人不准动顾心雨,也是面子问题,就这么简单。”

        “那这些钱……”顾磊疑惑。

        “哼,这就得问你的宝贝好女儿在外面勾搭了谁!惹得我们得罪黄家不说,还得罪了吴老!”陈芸芸怒气冲冲。

        “心雨,你……”顾磊也问顾心雨。

        顾心雨看向他们,心里冷笑。

        我勾搭了谁?

        我勾搭了谁你们不知道吗!

        我这二十几年,都在你们的监视之下,你们心里没数吗!

        “这事儿我看明天要跟奶奶报告。”顾磊想了想说道。

        这时候,陈芸芸忽然尖叫出来,“你个垃圾废物,居然还敢回来!”

        陈芸芸看见,林江出现在了包厢门口。

        林江没有理会陈芸芸,只是朝顾心雨走去。

        顾心雨看见林江,脸色忽然也冷了下来。

        她永远记得,这个男人在自己受到屈辱的时候,他比自己还先一步逃走!

        留下自己一个女人,来面对这些侮辱!

        这个无能的孬种!

        林江看到她的脸色,顿时明白了什么,心里发苦。

        刚才,为什么不揭开我的面纱?

        你留给那个我一份颜面,却让这个我要承受千万倍的冷眼嘲笑。

        不过,林江认了,现在的他,实力还太弱小,不能过早地暴露自己。

        “心雨,刚才对不起,我不该逃走。”林江诚恳地说道。

        顾心雨一声冷笑,语气冷冽如刀:“心雨是你叫的?麻烦叫我顾心雨。”

        陈芸芸冲上来,一巴掌就要去扇林江。

        林江一把抓住她的手,看向她,“再打我试试!”

        陈芸芸被林江的眼神吓得有点心虚,挣脱开林江的束缚,冷声道:“关于你的事情,明天我会跟奶奶一起报告,你即便能留在我们顾家,也将是全城嗤笑的对象。”

        “那个不劳费心。”林江淡漠道。

        这可把陈芸芸给气得。

        “先回去,明天再找你算账!”

        林江跟着他们回去,一路无话。

        顾磊家住在市区最繁华的地带,一栋小别墅。

        家里除了顾磊、陈芸芸、顾心雨,还住着一个人,这个人是顾磊和陈芸芸的亲生女儿顾心宁。

        只不过,今晚的林江并没有见到这个女人。

        顾磊忌惮吴风临走时说的那句话,吴风让任何人都不得染指顾心雨。

        这当然包括林江。

        于是顾磊就去找顾心雨,哪知他看到了这一幕。

        林江本来要跟着顾心雨回房。

        但是走到门口的时候,顾心雨先一步进了门,然后砰的一声把门锁上了。

        林江郁闷道:“你要干嘛啊你!”

        “你不配。”门内,传来顾心雨冷若冰霜的声音。

        林江暗暗发苦,果然,今晚逃走,是最窝囊的行为。

        这让本来就看不起自己的顾心雨,更加鄙视自己了。

        顾磊看到这一幕,心头一松,好在女儿识大体。

        不过他也不想去管林江,默默回房了。

        林江站在门口,摇了摇头,看来进门无望。

        他倚着门口,掏出顾心雨送给自己的项链仔细端详。

        项链普普通通,坠子是一颗有点像大树一样的翡翠。

        看到项链,再想到顾心雨送自己项链的那一幕,林江心里一阵温暖。

        既然是自己犯下的错,那么,没有不弥补回来的道理。

        半夜,他收到一条短信,是吴风发来的,明天下午三点,约在玉兰山庄见面。

        一夜迷迷糊糊过去。

        “哎呀!”林江被一个声音吵醒,睁开眼睛,看见顾心雨站在门口。

        顾心雨一夜未睡,脑子里只有两个影子,一个是林江逃走时决然的背影,另一个是蒙面男子赠送自己玉佩的画面。

        果然,男人是需要对比的。

        这一比,林江在顾心雨心里的形象,更加不堪。

        早上她醒来出来,一开始还没注意脚下,差点就一脚踩上林江的脸了。

        顾心雨看到林江,心想,这混蛋不会是一晚上都呆在门口吧?

        也不知道随便去客房,或者去大厅沙发上睡?

        没有主见的男人!

        顾心雨想到这,一步跨过林江,走向一楼客厅。

        陈芸芸和顾磊已经在吃早餐了。

        林江摇摇头,也跟了上去。

        “离我远点!”顾心雨冷声道。

        陈芸芸看到这一幕,冷冷一笑。

        还算这小妮子有点眼见,离这扫把星越远越好。

        用餐完,顾磊对他们说道:“早上你们跟我去奶奶家请安。”

        陈芸芸呵呵一笑,“林江,你到时候可别紧张,我会把你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奶奶,包括你当场逃婚的孬种样,哦对了,还包括你把一块破鸟石头当嫁妆的穷酸样……”

        林江漠然吃饭。

        但是顾心雨听到这,心念一动,伸在口袋里的手,微微触碰了那一块凤凰古玉……

        破鸟石头?

        这时候,顾磊看着顾心雨,像是发现了什么,脸色大变,豆大的汗水顺着额头留下来。

        “心雨,你,你一直戴着的项链呢!”

        “那可是……”
  笔趣阁阅读网址:n.biqukan.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