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一笔书生_诸天谍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章 一笔书生

  由东鸡儿巷的金水河道边,进入无忧洞中。

  当光亮飞速从身后隐去,黄尚晃了晃火折子。

  这个年代的火折子,是用白薯藤制作,点燃后哪怕吹灭,火星依然在其中阴燃。

  要用时,只需迎风一晃,就能再次燃起。

  这等特制的引火物,能把火种保持一天之久,相当便利。

  但即使火光燃起,照亮前方的道路,黄尚依旧感到自己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不仅仅是地下水道恶臭肮脏,最可怕的是呜呜刮来的恶风,犹如乱坟岗中的冤魂索命。

  这种气息,普通人是感觉不到的。

  顶多觉得阴冷,心理上产生压抑。

  但黄尚文气流转,却清晰地把握住气息的流动。

  《道经》之中,有许多观想法。

  白骨观,修罗观,玉女观,飞升观。

  这些都是观想重重磨难,克服恐惧,抵御诱惑,最终壮大神魂的法门。

  黄尚汲取其中精髓,为自己设计了一种炼心观。

  这个世界,他不可能去度雷劫,连神魂出窍都办不到。

  所以不用好高骛远,只需脚踏实地,炼心炼神。

  他最大的恐惧,莫过于身份暴露。

  以此观想,渐渐的,黄尚的心志不仅越来越坚韧,对于外界的感应,也变得越来越敏感。

  就算处于密集的人群中,数百米之外有人偷偷打量他,他都能立刻有所察觉。

  现在无忧洞内,死气浓郁,更是明白无误的指引,他干脆循着这股气息,大踏步向前走。

  倒不是有了几分实力,就不知天高地厚的莽。

  而是许峰正于暗处跟着,此刻的迟疑,毫无必要。

  越深入,黄尚越明白为什么开封府对这法外之地无可奈何。

  实在是无忧洞内四通八达,除了原本搭建的水道外,还经过数次加工,堪比最复杂的迷宫。

  捕快别说进来抓犯人,深入后能找到回去的路都不容易。

  但黄尚循着死气,哪边浓郁,就往哪里走。

  这般根本不走岔路,一刻钟后,前方就开阔起来,隐隐有灯光。

  黄尚脚步放缓,正要查明虚实,三道黑影猛地从一侧窜了出来。

  “慢!”

  眼见就要扑到他身前,一道尖利的声音响起,三人突然收手,分散包围。

  黄尚就着火光一看,发现这三人竟是背着袋子的丐帮弟子。

  其中一位,正是之前半路拦截,退走时还想攻击他的。

  而也是这乞丐,喝止了其他两人的行动。

  冤家路窄!

  “呦,这不是小书生吗?你居然找到了这里?”

  那乞丐上下打量着黄尚,龇出牙,露出极为恶心的笑容:“看你细皮嫩肉的,莫不是来陪我们耍耍趣的?”

  黄尚想到之前他所言,有小娘子被拖入无忧洞中,生不如死。

  那时还不能确定是不是单纯的恐吓,但现在文气感应,此人身上萦绕着种种恶念死气,已是确定无疑,眼中露出厉色:“贼子当诛!”

  “就凭你?”

  那乞丐有恃无恐,还要说什么,黄尚已是不想听到他那恶心的声音,诸葛笔从袖中探出。

  “判官笔?”

  乞丐露出诧异。

  武林中,判官笔是很厉害的奇门兵器,号称阎王判官,断人生死。

  只是这种兵刃,没有数载苦功,连实战都没机会,这书生之前明明不会武功,怎么突然使出判官笔来了。

  不过他也没什么畏惧的,双拳一起,直接迎上。

  然而黄尚手中的诸葛笔,根本没有点、戳、捺、挑,那般判官笔寻常的路数,而是笔走蛟龙,瞬息之间,在前方的空气中,唰唰写出了两个大字。

  这两个字既像是三馆楷书,又像是八卦的符号,分别是——

  雷!

  天!

  那一日,黄尚悟出文气之用,在纸上写下易经八句。

  其中……

  雷是“渐雷震,君子以恐惧修省”,对应八卦中的震卦。

  天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对应八卦中的乾卦。

  如果说易经八句是文气初步的外显,现在一笔雷,一笔天,组成了易经三十四卦,大壮卦,就是文气的招式。

  雷在天上震荡,其势大壮!

  此卦一成,文气顿时有了一个倾斜口,黄尚诸葛笔直直点出,文气呼啸向前,那乞丐只觉得一股巨力涌来,双臂荡开,被直直点在胸口,立刻震飞出去。

  人到半空,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胸膛塌陷,如破麻袋一般砸在地上,即刻就没了气息。

  其他两位乞丐大骇。

  这书生出手,没有半点真气运转的迹象,就击杀了他们的同伴,这是什么手段?

  他们惊怒交集,缓缓向后退去,却不知黄尚捏住诸葛笔的手指微微发白,心中也很懊恼。

  因为他文气用多了。

  死去的乞丐别看人五人六的,其实武功低微,就是丐帮的普通弟子,在江湖中根本不入流,只能欺负欺负没有武功的普通人。

  而黄尚修炼虽然没多久,但他体内的文气是十数年读书积累起来的。

  文气所有读书人都有,只是坐拥宝山而不入,黄尚予以开发,用武林中人的话来说,就是一跃有了十几年的功力。

  当然,文气不比内力积累,不能单纯用年月来衡量,可收拾个乞丐,也是杀鸡用牛刀。

  偏偏黄尚第一次没有经验,就刚刚那一下,文气就倾泻了干净。

  这可咋整?

  “难不成对付几个杂兵,还要许峰出马?”

  黄尚心中苦笑,看着那乞丐的尸体,想着人性之恶在这洞内展露无遗,不知发生过多少惨绝人寰的事情,不仅没有杀人后的不适,反倒感到一股惩奸除恶后的念头通达。

  就在这一刻,那消耗掉的文气,突然飞速回到体内。

  黄尚怔住。

  但很快,他的眼睛就亮了起来,有了猜测。

  自己可能发现了文气的真正优势。

  真气是消耗型的,每出一招都要消耗真气,旧的消失了,新的再由丹田内生出来。

  文气却不然,黄尚打出后,好比一股无形的气流,萦绕在四周,可以引回体内,再度运用。

  不过这是脑补,到底是不是事实,还要通过印证。

  “贼子受死!”

  反正有许峰护法,黄尚大踏步上前,唰唰又是两笔。

  依旧是雷在天上,大壮!

  他这一手,不比寻常武学招式,没有见招拆招这种说法。

  就好比一股冲击波,横推过去,挡得住就是挡得住,挡不住除非传送避开,否则就得硬生生接下。

  这三个乞丐本来察觉到有人到来,半途阻截,正卡在狭窄之处,没想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被迫转身还击。

  须臾之间,第二个乞丐就如遭雷噬,鲜血狂喷,飞了下去。

  黄尚这回掌握力度,消耗的仅仅是五成左右的文气,依旧一击败敌。

  然后追上第三个,如法炮制。

  连续一笔败敌,他再引动文气,果不其然,那逸散出去的力量,又回归体内。

  “杀伐果断,不愧是未来的一代宗师!”

  当两个重伤的乞丐凄惨地倒在地上,许峰露出赞赏。

  黄裳年轻时是什么个性,谁也不知道,但现在的做派,很合他的脾气。

  而黄尚更是争分夺秒,开始逼问:“今日无忧洞中,可有其他外来者进入?”

  那乞丐已是弥留之际,黄尚的声音里又充斥着一股力量,下意识地回答道:“有……三个人……”

  “在哪个方向?”

  “西郊……西郊……”

  黄尚又问了另一个乞丐,确定无误后,许峰走出。

  他脸色凝重:“敌人有三位,接下来定是一场苦战,你回去吧,如果我们……”

  话未说完,已被黄尚打断:“此事休要再提!”

  这斩钉截铁的话,令许峰十分感动,但他必须拒绝。

  黄裳还太弱,参与不到轮回者的交锋中,接下来跟着只会成为负担。

  许峰也不废话,取出一柄匕首,横在脖子上:“你不回去,我就自裁在这里!”

  “这好像是女主角的套路……”

  黄尚心中吐槽,眼睛瞪大,双方对视,片刻后他深深叹了口气,躬身一礼:“许兄大恩,黄裳铭记,绝不负阁下所托,定查明西夏阴谋,护我大宋平安!”

  说罢,转身离去。

  听着那告别之言,回荡在洞内,许峰摸了摸头,还真被感动到了,却也不敢耽搁,往西郊而去。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走了没多久,地面突然隆起,一个脑袋探了出来,望向黄尚离去的方向,目光中满是火热。

  ……

  ……

  (最近几章字数都很多,求支持!)
  笔趣阁阅读网址:n.biqukan.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