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是文化人_诸天谍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四章 我是文化人

  黄尚将《论语》摊开,放在书桌上。

  一行行小楷印入眼中,方正光洁,一丝不苟,工整得如同铅字印刷出来的一般。

  既然是如同,那显然不是印刷。

  虽然在唐朝,已有了雕版印刷术,再经宋朝的毕昇发展完善,诞生了活字印刷,但那不是一般学子能够用的起的。

  这卷论语,完全由抄写而成,用的是后世所熟知的考场通用字体,馆阁体。

  不过馆阁体是满清时代的说法,在这个年代,被称作三馆楷书。

  黄尚一页页翻过去。

  这是“他”写的字。

  不仅漂亮工整,更是锋芒内蕴,有大家风范。

  美中不足的,是所用的纸页很粗糙,摆在一旁的笔墨也是下等品。

  没别的原因。

  穷!

  黄裳的出身并不好。

  如果是出身名门,以宋朝的文人势力,他的家人后来也不可能被武林中人杀光。

  此时并不宽敞的屋内,摆着一摞摞书卷,都是黄裳一字一字誊写下来的。

  夏练三伏,冬练三九。

  没有一日懈怠。

  这才是未来的状元!

  距离成为黄裳,已经半月。

  就在这段时间内,黄尚成功继承了黄裳的学识。

  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是准确的,段正淳走的是江湖路线,黄裳则是历史路线。

  如果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天龙八部,此时的感觉,就像是穿越回了宋朝。

  本以为融入到古代生活中,会很枯燥无聊,却意外的带感。

  此时黄尚摊开一张纸,研好磨,握住笔,在上面写下四句: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笔走龙蛇,一气呵成,当黄尚看着纸上自己亲笔写下的字时,脸上掩饰不住笑容,喃喃低语道:“我也是文化人了!”

  在地球上,他是个学渣。

  要不是学不上去,连大学都没上,也不会抱着一颗成为明星的梦,去横店闯荡了。

  明星么,知网是什么,文化知识是次要。

  黄尚来诸天之前,怕不是知识储备量不及小学生了。

  尤其是字,一手狗爬。

  想象过走红地毯,唰唰唰签下自己大名的光辉瞬间,他还专门练过签名。

  务必要将签名写出“皇上”的霸气。

  但由于基础太差,又舍不得找专门的人设计,签名歪歪扭扭跟“黄鳝”似的,实在是见不得人。

  往事不堪回首。

  终于有一天,小学渣他变了。

  博闻强记,满腹经纶!

  有了这个基础,黄尚在接触这个世界后,立刻决定继续读书。

  实在是朝代大势,就是如此。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这是立国不到百年来,大宋一直宣传的思想。

  甚至宋真宗还有千古传诵的诗句: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不是比喻,是特么的现实。

  因为这两句是简略版本,真正的篇章是这样的: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

  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

  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

  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男儿欲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

  ……

  这些话绝无夸张,士大夫的地位和福利,可想而知。

  再举个更实际的例子,后世都知道宋朝重文轻武,但具体有多重有多轻呢?

  在宋朝,武将开疆拓土的功劳,不如文人金榜题名的荣耀。

  金榜题名,也就是中进士,注意,还不是状元,状元那是第一名,进士的数目就多了。

  宋朝每次科举,大概有三百多个进士名额。

  历年累积下来,整个朝廷的文官中,有十分之一是进士出身。

  这固然也是大浪淘沙,千里挑一,但纵观一个国家,开疆拓土的又有几位?

  那是能够名留史册的!

  结果在宋朝,好处还不如一个进士!

  既然这样,在得到功名之前,弃笔从戎,或是投身江湖,那简直是傻缺。

  就算要改变制度,也是站在巅峰位置,处于底层时,根本不可能改变不公,唯有出人头地,才有一线机会!

  正陶醉在笔走龙蛇的快感中,轻轻的敲门声响起。

  “进!”

  黄尚开口,一名穿着仆佣衣服的男人,走了进来。

  没有温婉的婢女,没有可爱的妹妹,没有不死不休的宿敌。

  黄裳身边就一位佣人,还是雇来的。

  这就很方便,毕竟不是特别亲近的人。

  这些日子,黄尚取代了原本的黄裳,这位佣人毫无察觉,入内后一丝不苟行了一礼:“阿郎,到饭点了。”

  黄尚点点头,放下笔:“走。”

  对于现代人来说,一日三餐是习惯,但古代基本是一日两餐。

  整个大宋,也唯有首都东京开封府,从皇帝到小民,习惯了一日三餐。

  幸运的是,这里就是开封府。

  当黄尚走出破旧的院子,一股人浪扑面而来。

  对于这座厚重雍容的城市,黄尚适应得很快。

  毕竟以前整天混迹各大影视城,也入过那种服装道具考究的古代剧组,又去过清朝时期的京师顺天府,差距没有那么大,就是比清明上河图真实了许多。

  当然,与电视剧中相比,还是有许多不同的。

  清朝最一目了然的误区是辫子,宋朝最一目了然的误区,则是轿子和马匹。

  文官乘轿,武官骑马,似乎是古代的惯例,但实际上,在宋朝,文官是不坐轿子的,都是骑在高头大马上来去。

  要知道宋代是缺少战马的,想要找借口坐轿子完全可行,但现在的文人很讨厌以人为畜,哪里像后世的明清,不缺马匹,文官们却虚弱得连马背也爬不上去了,不坐轿子就走不了路。

  当然,由于大宋马匹稀少,养一匹马的花费可不小。

  以黄尚目前的身价,是养不起的。

  所以出行,要么迈开两条大长腿,要么就租马。

  此时黄尚示意,仆人左右望了望,快步走向街头一人。

  那人站在几匹马匹边,见黄尚主仆走来,马上露出笑容:“客,要租马?”

  仆人点了点头,递上钱钞,挑了匹最健壮的,黄尚翻身上马。

  这种租马人,相当于后世的出租车司机,带着几匹马等着人来租用。

  穷人不止黄尚一位,马匹的速度又远快过步行,于是这个行业应运而生。

  如这样的租马人,在开封府各处都能看到,收入不菲。

  黄尚只是出去吃饭,其实不必如此,但他端坐在高头大马上,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目光不断扫视,记下了一条条街道,并且换位思考。

  如果他是轮回者,来到开封府后,除了指定目标外,平常最会去哪些地方?

  这关系到轮回者出现时,能否自然而然地出现,不经意间暴露出自己黄裳的身份。

  姜太公钓鱼,哪怕是愿者上钩,也要在渭水之上。

  否则真到了犄角旮旯,看看谁会请他出山……

  正构思着几种剧本,后面突然传来洪亮的呼唤声:

  “黄晟(shèng)仲!黄晟仲!”
  笔趣阁阅读网址:n.biqukan.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